秀文笔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中国军人的外交新视野-

来源:秀文笔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中国在不知不觉中迅速走到世界舞台中心,以至于西方和国人都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于安全战略而言,中国应当一如既往地保持谦逊和耐心,而西方必须转变观念,寻找一个更温和的态度,接受中国正快速成长为平等的伙伴的现实。

  鉴于此,军事外交担当的角色不容忽视,从本期开始,我们试图通过学者的视野,展现军事外交的未来图景。

  国际舞台上,要斗争,但不能斗气,有充分的自信才能做到这一点。

  受访人

  姚云竹 军事科学院少将

  赵小卓 军事科学院大校

  鹿 音 国防大学中校

  “有风度,在于有底气”

  中国的实力在增强,没有必要总是说狠话、撂狠话。

  南方周末:我们一直关注中国军事外交的发展,近一段时间,我感觉中国对外军事交往有了一些变化,是中国实力变了?

  姚云竹: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发展,越来越多地参与国际事务,中国军队的职能使命也在不断拓展,要求这支军队要有国际眼光、有国际担当,主动参与国际对话。前不久,在新加坡举行的第十二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可以明显地看出这一点。比如,中国代表团成员在“香会”上关注的不仅是与中国直接有关的话题,也就更广泛的国际事务表达关注和发表意见,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变化趋势。

  鹿音:在全球化时代,实际上不参与国际对话是不行的,有些事情你不说自然有别人替你去说。你(记者)之前关于本次“香会”写的文章标题很不错,“与其‘被’主角,不如当主角”(参见《南方周末》2013年6月6日六版文章)。以我看来,与其被解读,不如我们自己解读,何必要等人家来解读呢?特别是还有一些读者,搞断章取义,追求标题效应,这是很不可取的。

  赵小卓: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军人在一些重大国际问题上的看法,自然吸引着国内外舆论的关注。这次“香会”,中国代表团主动提重庆最好治癫痫医院出问题、回应问题,树立了充满自信、开放透明的中国军队的形象。我连续参加了两届“香会”,有一个突出的感觉,“香会”是西方搭建的平台,“中国威胁论”在这里很有市场。这次会议的安排也很有“技巧”:第一天安排了美日两国防长发言,第二天安排了中国的副总长和菲律宾防长同台发言。往届“香会”,对中国指责的声音往往主导会场,我方代表经常据理力争,饱受围攻之气。这次中方既充满自信,坚决斗争,在原则问题上决不让步,又公开透明,用各方都能接受的方式理性发声,表达我们的诉求。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既成功化解了“中国威胁论”,又赢得了各方尊重。

  南方周末:军人给人的印象一般都很有个性,中国军人对外表态好像总是千口一词、没有不同的声音。这次中国军队代表团让人眼前一亮,尤其是姚将军向美国防长哈格尔和越南总理阮晋勇提出质疑,既切中要害又不咄咄逼人,让我印象非常深刻。这样的提问,你们是不是事先做好了准备?

  姚云竹:其实在国外开会的时候,我经常提各种各样的问题。对于亚太国际防务问题,我们肯定要发表一点见解,具体要发表什么样的见解和提什么样的问题,要根据发言人讲什么来决定。我们事先想到了要给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提个问题,但是没有确定具体提什么问题,总得根据他们讲的东西才能准备提问。

  南方周末:有学者说,中国进入了战略转型期,开始在国际战略舞台上有一定主动权,你们是这样判断吗?

  姚云竹:中国的实力在增强,这是事实,但没有必要总是说狠话、撂狠话。我们的主张和立场,可以心平气和地说出来,不需要藏着掖着,也不需要一味发狠,只要客观、准确、生动地表达出来,本身就有说服力。国际舞台上,要斗争,但不能斗气,不能失风度,有充分的实力、有充分的自信才能做到这一点。现在有个现象值得深思,好像可以不顾场合、不顾政策,话说得越狠、越硬,就越解气、越过瘾。但国际会议是一个表达愿望、表达意志的场合,有时候把斗争变成了斗气,不仅没有必要,反而失了风度。换句话说,风度来自底气,有底气,才能有风度。

  南方周末:我参加过几次国际防务会议,“中国威胁论”就像是一个标签,西方无论如何都要癫痫病为什么那么难治贴到你身上。像你们这样的学者,怎么回应才是最好的解答?

  赵小卓:最好是不回避问题。比如,有两个人吵架,大家想知道他们为什么吵架、吵什么架。其中一个人讲了一堆道理,另一个人一言不发。因此关于吵架的所有信息都来自那个发声者,大家只能接受他的观点。在这种情况下谁说话、谁发声,谁就有话语权,否则就只有被解读、被说明的份儿。这次“香会”,中国军人积极发声,让“中国威胁论”始终无法坐实。

  “早晚要走出的一步”

  中国军队在捍卫国家利益的同时,又要积极融入国际社会,这是个学习和适应的过程。

  南方周末:许多防务安全论坛是由西方主导的,游戏规则是他们制定的,多年来中国军人在国际上发声不够积极,为什么?

  姚云竹:中国军队传统上是一支国土防御型的军队。在国际上参加活动,走出国门的过程,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对于周边国家和西方国家,也需要他们来适应这个过程。简单讲,我们要学习,他们要适应。

  现在不能再用传统眼光来看中国军队,中国军队也要走出传统思维方式,培养全球视野,树立全球意识。中国军队会越来越开放,越来越积极,这是早晚要走出的一步。

  南方周末:就像刚才你们谈到的,这次中国军人关注的不仅仅是涉及中国的话题,有些已经超越了中国自身,这其实就显示了中国的国际担当。是不是你地位到了,人家觉得你应该关注全球事务了?

  姚云竹:在国际舞台上,中国长期处于为自己辩护的境地。现在,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和更加自信,我们不再老是替自己辩护,或者只关注跟中国有关的问题。我们非常关心未来的军事发展,关注国际安全问题,关注全球公域的安全,关注整个经济发展引发的全球性问题。

  赵小卓:是的,比如在这次“香会”上,中国军人就北极治理和防核扩散等全球性议题,积极发表自己的看法。现在,我们对所有问题都关心,我们的心态也进行了调整。在国际舞台上中国会越来越自信,大国军队就要有全球视野、国际担当。

  鹿音:我非常同意这一点,大国军队要有国际担当。再进一步讲,北京哪里治癫痫大国的国民也需要有耐心,培养理性的大国心态。

  南方周末:戚副总长当过集团军军长,现在分管军事外交,他作为军事干部的身份和语言风格,他的发言和答问一直是“香会”关注的焦点。你们都在现场,有什么感受呢?

  姚云竹:戚副总长是军事干部出身,性格直率果断、讲话严谨,基本上有问必答。我感到,军事干部搞外交就应该有这个特点,直面问题,不回避挑战,这也是一种个性,真正军人的个性。这次戚副总长一口气回答了十六个问题,在大会发言者中答问最多,比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还多答了六个。

  赵小卓:在一个由西方话语体系主导的平台上,中国经常被看作是一个“闯入者”,我们发言或是表达自己的态度,有些人总是在用一种怀疑的眼光看我们。戚副总长回答的问题都很敏感,包括中印边境、中日钓鱼岛、中菲仁爱礁,以及中国军舰巡航等等问题,回答得都比较得体。他用一种比较个性化的语言,很好地阐述了中国的政策。

  鹿音:军事博弈历来讲究文武并用,既要武斗又要文斗。武斗,就是用军事手段达成政治目的;文斗,则是通过外交和舆论斗争达成政治目的。武斗有武斗的剑法,文斗有文斗的智慧,关键是达成我们的目的。在“香会”这样的国际平台上,不能不讲策略、一味示强。戚副总长在回答外国记者关于中国军舰为什么要到东海、南海巡逻时明确表示:“中国军舰在中国主张的领土、领海范围内巡逻完全正当,也是无可非议的。”掷地有声!但我觉得戚副总长在触及一些敏感问题的时候,还是顾及场合、讲求艺术的。

  姚云竹:戚副总长发言的当天晚上,我跟几位外国学者在一桌吃饭,他们都觉得戚副总长有问必答,表现了一种积极参与的姿态,一种不怕挑战、迎接挑战的态度。他回答问题不兜圈子,直奔主题,该是什么就答什么,用自己习惯的表达方式反映了中国政府的一贯政策。

  南方周末:中国军人对外交流越多,别人的误解就会越来越少吗?

  赵小卓:对外交流多一些,增信释疑,有助于减少误解误判。

  鹿音:但另一方面,国际上有一种传统的观点,就是“国强必霸”。现在我们国家越来越强大,在国际黑龙江中亚医院可靠吗 你有了解吗社会眼中,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眼中,中国是一个“变量”,向何处发展具有不确定性,难免也用“国强必霸”的传统逻辑来看待我们的发展。现在我们提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注重通过增加交流建立互信,就是要打破这种传统思维的禁锢。

  中外青年军官需要多接触、多交流、多了解

  中国青年军官的全球视野、外语交流能力都在增长,这是个良好的开端。

  南方周末:一些西方学者说,跟美国相比,中国缺少有战略意识的青年军官,一个重要表现是在国际舞台上,很少看得到有独特观点的中国年轻军官,你们怎么看?

  鹿音:不知道这些西方学者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可能是他们很少接触我们中国的青年军官,对我们的情况不太了解。

  赵小卓:坦率地说,如果说西方学者的观点有一点道理的话,可能是因为中国长期处于比较封闭的状态,中国军官特别是年轻军官国际交流的经验相对不足,但这不意味着缺少战略意识。

  姚云竹:中国青年军官在国际视野方面的变化和改进,也是非常迅速的。现在很多年轻军官都有国际维和、国外留学、短期培训等多种履历。在一些野战部队的军师职领导中,很多军官有年轻时的留学经历,包括去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留学,还有在国内的培训经历。比如,鹿音副教授所在的国防大学,现在就有合办的中外军官联合培训班次。每年我们还有很多军事代表团出访,进行对口军事交流。

  我觉得中国军人的战略思维能力不差,中国历来重视战略思维培养,在战略思维、战略头脑方面,我觉得中国的青年军官不弱于西方发达国家,也是因为中国军官的成长机制还比较好,包括院校教育、部队任职,不同岗位任职淘汰机制等等。

  赵小卓:美国的战略是全球战略,美军是全球部署。我们还是国土防御型的军队,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彼此的关注点不一样。另外,我想这也跟语言有关系,英语是国际语言,通用性较强,汉语主要限于我们境内和周边一些地方,不过中国青年军官的外语交流能力在增长,这是个良好的开端。(姚忆江整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hcpq.com  秀文笔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