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文笔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回首天涯归梦,几魂飞西浦,泪洒东州。”周密《一萼红・登蓬莱阁有感》原文翻译与赏析诗词名句

来源:秀文笔文学网   时间: 2021-07-03

【原文】

  步深幽。正云黄天淡,雪意未全休。鉴曲寒沙,茂林烟草,俯仰千古悠悠。岁华晚、飘零渐远,谁念我、同载五湖舟?磴古松斜,崖阴苔老,一片清愁。

  回首天涯归梦,几魂飞西浦,泪洒东州。故国山川,故园心眼,还似王粲登楼。最负他、秦鬟妆镜,好江山、何事此时游!为唤狂吟老监,共赋消忧。


【译文】

  步入幽深盘曲的小路,正是云黄天淡,残雪的寒意未休。一曲澄澈镜湖,映衬出水浅澎寒的槽瘦,墙垣破败的兰亭,茂林修竹丛生衰草,尽笼在轻烟的凄柔,—仰一俯之间,千古岁月悠悠。年岁已晚,飘零的足迹越行越远,不知何处是尽头。能有谁与我,远遁人世的离乱,同泛五湖的一叶扁舟?古老的石级旁,倒挂枯松的斜悠,山崖背阴处布满苍苔斑驳的老朽,一片凄清的景色,引起唏嘘感慨的清愁。

  回首事,孤身飘泊天涯,家乡小路,只在魂魄牵系的归梦中,几回魂飞西浦几番泪洒东州。可如今归来故国的山河故园的思念像王粲登楼的悲哀感受。惹人爱怜的是秦望山如美人秀髻对镜湖弄妆洗梳,江山如此美好,却蹂躏于他人之手,旧地重游为什么偏在这个时候!噢,为我唤来那镜湖边的疏狂酒徒,我要与他一起吟诗纵饮消解一怀深重的烦忧。


【赏析一】

  这首词借物抒怀,以阴沉凄凉的冬景表达作者国破家亡四处漂泊的忧思。

  词的上阕涉及国土沦亡,但萧敝的冬景无处不渗透遗民的哀痛。下阕改用直抒胸臆的手法。“回首”三句,似欲打开感情的闸门一任奔泻,以倾吐心头郁积的哀伤,然而,至“还似王粲登楼”句一顿,至“好江山、何事此时游”时作者的悲愤之情突至高峰。随后却轻轻一退,转而要呼唤“四明狂客”贺知章,来与自己一道吟赋。这样层层推进,回环往复,构成了本词情思哀婉和沉郁顿挫的风格特征。草窗词素以意象缜密著称。综观全词,写景空远,抒情婉曲,结构细密,引事用典十分贴切,充分体现出作者深厚的词学功底和创作才力。所以这首词一直被推为《草窗词》的压卷之作。


【赏析二】

  据王沂孙《淡黄柳》词序:“又次冬(1276),公谨自剡还,执手聚别……敬赋此解。”及词中所云“翠镜秦鬟钗别,同折幽芳怨摇落”诸语,可知周词作于是年冬日。该年正月元兵入杭州,宋室灭亡。词人登楼远眺,俯仰古今,感慨沧桑,发而为词,凄哀入骨,向称北京军海医院地址电话草窗词中压卷之作。

  这首词通篇忧思甚深,但表现得比较曲折蕴藉,又能处处照应,造语工丽。戈载《七家词选》谓周词“尽洗靡曼,独标清丽,有韶倩之色,有绵渺之思,……于律亦极严谨。”此词可以当之。


【赏析三】

  《一萼红·登蓬莱阁有感》是一首南宋时期周密所写的词。作者登临古阁,观景伤情,怀古伤今,抒发亡国之痛、邦国之思。词写得委婉含蓄,劲气内蕴,充满对故国的眷恋与痛惜之情。

  上阕以写景为主。首句“步深幽”三字概括了进山登阁的过程。山路曲折盘桓,行人渐入幽深。这就登楼而言,是由题前人笔,也可以说是一个缓缓而起的序曲,它从叙事中带出景物,景物却在人们的心中投下了清冷压抑的阴影。“正”字领起下面两句,交代当时的天气。冬云凝重,天色昏黄,仿佛要下雪的样子。作者以阴沉的天气烘托自己抑郁而沉重的心情。“鉴曲”三句,描写登阁所见到的景物,鉴湖和兰亭都是历史上名士栖游的地方,而眼前一片萧瑟和衰败。这三句自然化入楼上景观,将人文物象和自然风光融合无间。从结构上看,也就是由写景转入抒情,为过渡到下文作准备。词人抚今追昔,不胜感慨,只觉“千古悠悠”。以上六句都是借环境氛围来烘托人物心理。如果说“俯仰千古悠悠”是对世事的感怀,那么接下来“岁华晚”三句就是对个人身世的慨叹。自己不知不觉已步人晚年,却还要四处飘泊,远离故乡,孤身只影,又有谁会同情我,理解我,愿与我一起泛舟五湖?这几句语促情急,层层递进,暗用典故,字里行间不仅抒发了寂寞伤怀之情,也吐露了自己对前途和归宿的设想,曲折地表现了对现实的态度。“磴古松斜,崖阴苔老,一片清愁。”蓬莱阁原也是登览胜地,如今却游人稀少,繁华消歇,只见那石阶上倾斜的老松,和路边崖畔厚厚的青苔,这一派荒芜落寞的景象,不就是王朝沉沦、山何破败的象征吗!所以诗人写到这里,再也抑制不住地发出了痛苦的呼喊——“一片清愁”,水到渠成,自然地收束了上片。同时,这也就揭示了诗人之所以要感慨世事、怀古伤今、泛舟五湖的现实的原因。

  下阕开始抒发对故国山河的感怀,对宋朝大好江山丧失的痛惜。下阕首句以“回首”带起三句,述说流亡岁月中对故乡故都的刻骨思念。这三句互文见意,意思是回想在那些天涯飘泊的日子里,我多少次梦回东州、西浦,热泪滚滚,洒落在这日夜思念的土地上。这个倒叙不单是为了抒发昔日的思情愁怀,更为描写今日作铺垫、作反衬。“魂飞西浦,泪洒东洲”今天归来,该是惊喜不已,泪如泉涌。可是,出人意料,如今登上蓬莱阁,眼济南专业的癫痫医院前分明是故土故园,而心中的滋味,却颇似王粲所说的:“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登楼赋》)这种“很特别”的感觉,将那种江山易主、国破家亡的悲伤,表现得极其真切,极其深沉。由此逼出“最负他,秦鬟妆镜,好江山、何事此时游”二句点题的话,集中抒发了国破家亡的巨大创痛。这里采用艳丽的词语极力铺陈山川的美丽,意在反衬亡国的惨痛。诗人说辜负了,辜负了,秦鬟妆镜,你这美好的江山,为什么偏偏在这样的时刻来与你相见!这是正面的语意,反面还有一层,那就是这样的时刻,我心中“一片清愁”,你亦无昔日的神采风韵,如此相见,更是悲酸难耐。虽有亡国失家之痛,却又有难以直言之苦,只得以自悔自恨之言出之,曲笔传情,更见悲慨。愈转愈深,愈叹愈悲,如何收煞得住呢?不过也只有山重水复,方能更见其才情笔力。下面作者语锋一转,再由今而古,由实而虚,向空处寄情。“狂吟老监”指贺知章,他曾任秘书监,又自号“四明狂客”。词人要召唤他一起来赋诗消忧,表面意思是自我排遣,好像离主题远了一点,其实正表明忧愁郁结,难以消除,愁情反而更深了。“共赋消忧”与上阕结尾处的“一片清愁”相应,都有“意在言外”的韵致,使沉痛之情在含茹吞咽之中又转深了一层。


【赏析四】

  “步深幽。”词从登临斯楼时一路行经的景色起笔,给人以徐徐行来、渐入渐深的感觉。“深幽”二字不无清冷悄寂之意。接着,用一“正”字提顿,折入当时天气:“云黄天淡,雪意未全休。”真是一派空际苍茫、万象寥落的惨淡愁容!“云黄”、“雪意”大概也是一位亡国之人的心理折射吧?这两句的凄寂气氛笼罩全篇。“未全休”三字造成天阴欲雪的悬念,对下文抒发强烈的感情有铺垫作用。

  “鉴曲寒沙,茂林烟草”二句自然化入楼上景观。“鉴曲”谓鉴湖一曲。鉴湖本名镜湖,在今绍兴南。《新唐书·贺知章传》载,天宝初,贺知章“请为道士还乡”,“有诏赐镜湖剡川一曲”。“茂林”指绍兴兰亭。东晋王羲之《兰亭集序》云:“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上面两句就景言是实写,就情言则是虚写。近睹风物,远怀古人,油然生起“俯仰千古悠悠”的遐思臆想。下文五湖泛舟、王粲登楼、狂吟老监诸事皆由此引出。回溯历史,令人愈发感到流年易逝,世事无常,不由得悲从中来,发出一声自伤老大、自怜孤独的叹息:“岁华晚、漂零渐远,谁念我、同载五湖舟。”五湖,指太湖。范蠡辅佐越王句践灭吴,功成身退,乘轻舟以泛于五湖,莫知其所终极(《国语·越语承德有专门看癫痫的医院吗》)。用范蠡事,亦含有遁迹江湖之意。“五湖舟”应前“漂零”语。“谁念”是反诘语气,感喟至深。

  仰天浩叹之余,眼前的景物倍感凄凉。君不见,石阶上古松横斜,崖边久已绿苔遍布。繁华消歇,游人罕至,何等萧条!“松斜”二句,笔极老苍,心极凄黯,逼出结句:“一片清愁”,来点破情怀。“清”字是浓情淡写,显得含蓄醇雅,可用以概括上片之意境。

  换头一笔宕开,以“回首”二字领起,由景入情,直抒故园情思。“几魂飞西浦,泪洒东州”是就前一句“归梦”展开。作者自注:“(蓬莱)阁在绍兴,西浦、东州皆其地。”几,几度。词人虽原籍济南而生于富春,遂以江南为故乡。“魂飞”、“泪洒”且以反问句式出之,益见其萦怀之深、念想之切。至“故国山川,故园心眼,还似王粲登楼”诸句则由故乡而故国,加深一层申说。品味词意,词人盖以旧朝士大夫自命,然则故国亦指宋朝故土。“故国”二句句法高浑,含悲凉之意于无限。王粲是汉末建安诗人,避乱荆州时,尝作《登楼赋》以表达忧国怀乡的情思。草窗以王粲自比。“最怜他”十五字依语义当一气读来。秦鬟,指绍兴的秦望山,秦始皇曾经登临,又以山形颇肖妇人鬟髻,故有此称。鉴湖而称作妆镜亦承秦鬟的形象而来,也为绾结上文之“鉴曲”。这种拟人手法的运用增加了亲切之感和缠绵眷顾之情。河山虽好,国不复国,登高四望,徒增苦恨而已。“何事此时游”一句饱含怅惘、感慨、凄伤种种滋味。而以反诘语气出之,弥增兴亡之恸。

  “为唤狂吟老监、共赋销忧。”句中“狂吟老监”指贺知章,曾为秘书监,自号四明狂客。以楼近鉴湖而忆及古人,自然贴切似信笔而来。“销忧”用《登楼赋》“聊暇日以销忧”句,亦回顾前文“王粲”句。这歇拍两句以毫健之笔,将心中摆脱不尽的孤寂悲苦喷泻而出,感情的发展达到高潮。


【赏析五】

  据王沂孙《淡黄柳》词序所述,这首词作于宋端宗景炎元年(1276)冬。是元军破临安后周密在绍兴登蓬莱阁时,面对国亡家破和眼前的山山水水所发出的感慨。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中评此词说:“苍茫感慨,情见乎词,当为草窗集中压卷,虽使美成、白石为之,亦无以过。”

  这首词开头的“步幽深”就创造出了一种意境,也写出了登蓬莱的经过。当时的山路崎岖,词人慢慢下幽深进发。从“正云黄天淡,雪意未全休。”两句可以看出,当时的天气不好,天色昏黄,云也很沉重,呈现出一种要下雪的状态。这样对天气的描写是是为了衬托出词人内心的沉郁和无奈。接下来的“鉴曲寒沙,茂林修成都治癫痫病那家#!好竹。”是词人在蓬莱阁上所看到的景色。蓬莱阁在绍兴卧龙山,建于五代时期。这里的鉴曲即鉴湖,《新唐书·贺知章传》:“有诏赐镜湖剡川一曲。”茂林是指兰亭,也在绍兴,取于王羲之的《兰亭集序》:“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他看着眼前的鉴湖和兰亭,不禁想起古人。于是就有了“俯仰今古悠悠”的遐想和感叹。而下文的很多意象也由此生发。

  “岁华晚,飘零渐远,谁念我、同载五湖舟。”这里前两句写出了自己的身世飘零,自己在这样的时候,还是孤单一个人,连登阁也只有自己的影子陪着自己,一种深深的孤独感油然而生。而后一句是写了范蠡退隐后,带着西施泛舟五湖。这就更加凸显了词人的寂寞。同时飘零隐遁,范蠡有西施相伴,而自己却无人相陪,这是何等的无奈和伤感。“磴古松斜,崖阴苔老,一片清愁。”是由抒情转为写景,而“斜”、“阴”、“老”这三个字却并未带来任何欢乐,只不过徒增了词人的感伤,一片清愁很好地诠释了词人的情状。

  上阙主要是写景的,而下阙则以抒情为主。这里写出了词人对故国的思念之情。从回首天涯归梦,几魂飞西浦,泪洒东州。西浦和东州都是绍兴的地名。虽然周密的祖籍在济南,但是他自小在绍兴一带生活,所以江浙一带被他视为故乡。由上述三句词可看出,词人对于流亡在外的的无奈和对家乡的无限思念。而接下来的“故国山川,故园心眼,还似王粲登楼。”写了当初王粲避乱荆州,登楼时对于家乡的思念。词人通过写王粲,其实是为了写自己。用这样的方式来写自己对于故国和家乡的思念,尤其是对故国山川、景色今不同于往昔的叹息。

  “最负他,秦鬟妆镜,好江山、何事此时游!”这几句是直抒胸臆的,直接抒发了作者对于国破家亡的痛苦,更写出了他心中的愁和恨。“秦鬟妆镜”指的是绍兴的秦望山和鉴湖,指出了山川的美丽和壮观,可是这样的景色等到国破家亡了词人才来此游玩,词人心中虽有对景色的感叹,但更多的是对江山易主的痛心疾首。写到此,词人笔锋一转,写下“为唤狂吟老监,共赋销忧。”狂吟老监是指唐代诗人贺知章,他曾任秘书监,晚号“四明狂客”,所以称之为狂吟老监。词人欲与贺知章共赋销忧,看似远离了原来对国破家亡的痛楚,实则不然。其实是更深一层的写了词人心中的忧愁无法散出,郁结于心。加深了词人对故国的思念和感慨。

  此词通篇以物写情,抒发词人对国破家亡的忧思,也写出了自己四处漂流的无奈。周密的词素以意象缜密著称。这首词也不例外。词中引用的一些事和典非常地贴切词中的意境,也体现出了词人的极强的创作能力。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hcpq.com  秀文笔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