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文笔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白骨祸中国民间

来源:秀文笔文学网   时间: 2021-07-09

明洪武年间,安顺县桃花村西头住着一户外来的人家,父亲叫吕开河,四十来岁,儿子叫吕远双,年仅十六。父子俩从不干农活,好像也没别的营生,谁也搞不清他俩靠什么生活。吕开河经常十天半月不在家,吕远双就去村里偷鸡摸狗。

  春天的一个晚上,吕开河又出去了。吕远双就去农户陈洪家偷鸡。陈家屋后有块半垧大的沙土荒地,连着一座小山,山下长着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榆树。吕远双爬上大榆树,远远地观望陈家院内的动静。他望了一会儿正要下来,忽然发现到树下来了一个人。那人绕着树走一圈,掏出短刀在树下挖坑。他猜不出那人要干什么,很害怕,大气都不敢出。那人挖好了坑,解下背上的包裹,拿出个白布褡裢埋进坑里,褡裢里哗啦啦地响。那人边埋土边叨念着:“我带着您没法办事啊,您老先在这里躺一躺吧,等我办成了事,一定来接您。”那人把坑填平,就走了。

  吕远双等了好半天才爬下树,用手拼命扒出刚埋进土里的褡裢。他把褡裢里的东西倒出来,白花花的,他还以为是银子,可拿到月光下一细看,却是一堆骨头,还有一块人头骨,褡裢上写着人名姓氏。他吓得赶紧又把这些骨头装进褡裢,埋进坑里,鸡也没偷就回家了。

  过几天他爹回来,他把这事一说,他爹就跳起来,说那个人一定是看准了大榆树下的荒地是块风水宝地,才把长辈的尸骨埋在那里。接着,吕开河痛悔地使劲拍大腿,说他自小就离家流浪,不记得自家的祖坟埋在哪里,不然也把祖宗尸骨移过来,吕家的风水就能转顺,爷儿俩再不用过东躲西藏的日子了。

  吕开河一想到别人从这块宝地上得到祖宗荫福,就气得牙根痒痒。他在家闷了几天,忽地想到个主意:奶奶的,我可以用这块地发财呀!他对吕远双说,他要向村里的大户人家出售风水宝地的秘密。大户人家没有不盼子孙升官发财的,他们都想给祖坟找个风水宝地,好让祖宗庇佑辽宁比较好癫痫医院在哪子孙。这些人家要是听说哪里有风水宝地,肯定会出大价钱向他买。不用担心大户们不信,只要挖出那个褡裢,看到那上面的人名姓氏他们就信了。

  吕远双很赞同,又去荒地查看,回来后给吕开河浇了一盆冷水:“陈洪要在那块地上种西瓜了,还在大榆树下搭了看瓜的窝棚。”吕开河骂道:“他娘的,这陈洪还真有眼光,沙土地上种出的西瓜保准又大又甜。可我去埋尸骨就会被他发现,他把我告到官府,我要挨板子蹲牢房,说不定还会把以前的事牵出来。”

  吕开河驴拉磨似的转了两圈,有了点子。他又出了趟远门,带回个装着黄色石块的口袋。夜里,爷俩摸到大榆树下的窝棚旁,听到干了一天活的陈洪在窝棚里鼾声大作,吕开河就把黄石块扔到窝棚四周,点起一个松明子火把,将那些黄石头一一点燃。那些烧着的黄石头咝咝作响,发出蓝色的火焰,有的还砰砰地炸开。陈洪被惊醒了,吓得抱着头往家跑,号叫着:“鬼火啊!”蹲在远处的吕家父子哈哈大笑。可他俩没料到,陈洪的大狗绕到了他俩身后,扑上去咬得吕远双直叫。

  陈洪听到这边狗叫人闹,跑过来见到吕家父子,明白了是他们在捣乱,揪住他们要去见官。吕开河咬牙道:“本来只想吓吓你,可你自己找死!”他的手在下面一用劲,掏出一把匕首刺进了陈洪肚子。

  陈洪喷出一口血,栽倒在地。吕远双吓傻了,连狗也吓跑了。吕开河在陈洪尸体上擦擦匕首,让吕远双帮他把尸体抬进窝棚,他又往窝棚里扔了些黄石块,点着了窝棚。吕远双问那黄石头是什么,吕开河说那东西叫硫黄,用它烧过的地方就是白地,什么痕迹也留不下,官府根本查不出陈洪是怎么死的。乡下人不懂硫黄是什么,只当硫黄烧起的火是鬼火。

  父子俩躲在家里,等着风波过去后向大户出卖风水宝地的秘密。陈洪出殡那天,吕远双经不住喧闹,跑去看热闹,回来时一脸兴奋癫痫病的发病原因有哪些,说村里人都在传:陈家在外做生意的大儿子本来赔本,可刚要回家埋他爹时,有人上门买了他的一批积货,就发了一笔财,给他爹的葬礼办得非常风光。吕开河听了仰天大笑,大叫“天助我也”。

  过了些日子,就没人再提起陈洪的死和那块着鬼火的地了。吕开河去找村里大户刘彪,他听说刘家公子今年要进京科考。吕开河先讲了祖坟选在风水宝地会给子孙带来荫福的道理,再转弯抹角地透露他知道哪里是风水宝地。刘彪望子成龙,急问风水宝地在哪里。吕开河把手伸进刘彪的衣袖里,张开了五个指头,翻转了十下。刘彪惊问:“你要五百两?”吕开河诡秘地说:“那块地已显过灵,并有人已将祖先尸骨移到了那里。一块地里是不能埋两家尸骨的,否则便不灵验。你要想独占宝地,我就得把那人祖先尸骨先掘出去。这是伤天害理、有损阴德的勾当,不多赚银子谁干?你可以先给一百两,等灵验了再给剩下的。”

  刘彪掂量了半天,提出先验一下那地里是否真有人埋了尸骨。吕开河冷冷地说:“可以。不过你别指望知道地方就撇开我去埋尸骨,我能掘别人的尸骨,也能掘……好了,先给一百两!”

  刘彪知道了原来就是陈洪被烧死的那块地,心里就相信了三分。他对吕开河说:“陈洪是不是已发现这里是风水宝地,因为找不到祖宗尸骨,就到这里自焚,意思是让儿子把自己埋在这里,可儿子没理解这层意思……”吕开河借坡下驴:“真是明白人好办事啊,你说五百两值不值?陈洪的尸骨虽没埋这儿,可他的尸骨在这儿躺过,也就沾了这块地的福气,所以他一死他儿子就发财,要是陈洪的尸骨埋这儿了,那他儿子还不……算了,不说陈洪了,我给你看那个外地人埋的尸骨。”等看了外地人埋在大榆树下的尸骨和褡裢上的姓名,刘彪彻底相信了,当时付给吕开河一百两银子。

  或许是刘家走运,也或许是刘公子下工夫了,果真就一举高中了癫痫症状与诊断进士。刘彪乐疯了,趁夜到那块地给祖先尸骨磕了一百个头,又赶紧给吕开河送了五百两,他一高兴多送了一百两。

  吕家父子跑到县城过了一阵吃喝嫖赌的日子,六百两银子花个精光,便又回到桃花村。吕开河依旧外出干神秘行当,吕远双却闷在家里发呆,连偷鸡摸狗的勾当也懒得做了。原来,他已过惯了在城里有钱的舒服日子,又回乡下捱穷让他难以忍受。回来前他就撺掇他爹想法再出卖一次风水宝地的秘密,可回来一看,刘彪日夜派人守着那块地,生怕别人掘了他祖宗尸骨,坏了他家风水。这条财路就算断了。

  吕远双想:要是我爹没忘了自家坟地,陈家儿子的财和刘家儿子的官就都是我的了。吕开河回来后,吕远双又追问祖坟的事,吕开河被问烦了,竟说他连自己的爹是谁、自己到底姓不姓吕都不清楚,就算找到了吕家的祖坟,那也不一定就是自己的祖宗。不是真正祖宗的尸骨就算埋进去也是根本没用。吕远双听了一愣,又问:“那我是不是你亲儿子?”“这可一点没错!”吕开河又劝道,“别再打那块地的主意了,刘家看管得那么严,没法掘坟了。”吕远双哼了一声:“他还能挡住我?这些年偷鸡摸狗没学会别的,调开个人比赶跑只狗还容易!”

  这晚,月亮又圆又明。吕远双坐在院子里,一动不动,像块石头。四更时,月亮下去了,吕远双的身影溶进了黑幕似的夜里。忽地,他的身影剧烈活动起来,黑暗中猛然燃起一支火把,照亮吕远双狰狞的脸,他阴恻恻地冷笑道:“祖宗的尸骨就要有了!”吕远双正要将火把扔进门里,点着屋里的一堆硫黄时,火把被身后悄然出现的一个人夺下了。

  那人大吼:“吕远双,你不能烧死他,他必须伏法!”吕远双站住不动,眼中闪出凶光。他猛地回身,拔出匕首朝那人腹部刺去。那人眼疾手快,出手钳住吕远双持匕首的手腕,顺势一拉一扭,打落匕首,并把他的胳膊反剪到他背后,将他癫痫咸阳哪家医院看得好按倒在地。吕远双嘶叫:“你是谁,想干什么?”“我是县衙捕快赵勇,先前埋尸骨的就是我,那尸骨是我父亲的。”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吕开河是个盗贼,偷技不高却心狠手辣。一夜在赵勇家偷盗,因弄出响动被独自在家的赵父发现,吕开河一刀捅死赵父,并用硫黄放火焚尸。赵勇发誓为父报仇,背着父亲的遗骨四处寻找凶手,却是大海捞针。他想:必须将这类凶残盗贼绳之以法,才能不让更多的百姓受害。于是他凭借出色的武功到县衙当了捕快,竭力缉捕盗贼。后来桃花村发生了陈洪被焚案件,虽查不到破案线索,但他觉得同父亲的被害方式相似,便着手调查,费尽周折,终于查出吕开河案发后突然暴富、进城挥霍的事。赵勇又进一步追查,查出吕开河平时行踪诡秘、偷运硫黄等线索。

  这晚,赵勇到陈洪被焚远处查找证据,发现暂埋在大榆树下的父亲遗骨不见了,冒出来了刘家的祖坟,接着他又同刘家的守墓人发生了口角。赵勇亮出捕快身份,命守墓人带他去见刘彪,终于搞清了吕开河出卖所谓风水宝地秘密,并掘出他父亲遗骨的事。根据这些线索和证据,他断定吕开河就是杀害他父亲和陈洪的凶手,他连夜摸进吕家搜查作案工具,却不料撞到吕远双正要点燃硫黄烧死吕开河……

  这时,睡在屋里的吕开河被惊醒,出来见到赵勇和撒在地上的硫黄,什么都明白了。他自知罪孽深重,落入法网倒也坦然,但亲儿子要将他变成尸骨埋入“风水宝地”,借他的荫福享受荣华富贵,这让他感到天旋地转。他发出悲鸣:“儿子,爹成全你,把爹的尸骨埋进风水宝地吧!”他猛地退进屋内,锁上屋门,掏出藏在床底的火药,撒到硫黄上点燃。硫黄加火药被点燃后爆炸,随后腾起熊熊烈焰,顷刻间就将房屋烧塌了。

  赵勇将吕远双推离火场,怒吼道:“你们真是太贪婪太愚蠢,世上哪里有什么风水宝地啊!”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hcpq.com  秀文笔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