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文笔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飞天泥塑纪实

来源:秀文笔文学网   时间: 2021-07-09

  神秘泥塑

  已近傍晚时分,帅克拖着极度疲倦的身体,问了一家又一家旅店,几乎每到一家都是挂着客满的牌子。帅克有些沮丧,在这个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如果在天黑之前仍找不到可以寄宿的旅店,那十有八九就要睡大街了。

  帅克是一名青年画家,自己创业在上海开了一家私人画廊。这次帅克只身来到敦煌,主要是冲着名气来的,因为全国中青年画家素描写生作品大赛即将举行,只要能在大赛上捧得一个奖项便会身价陡增。为了吸取传统元素和寻找创作灵感,敦煌便是帅克的首选之地。

  在城里找不到旅店,帅克便只能背着行囊沿着乡村公路往前走。终于在一个离公路不远的地方,帅克发现了一栋三层楼的小木屋。凭感觉,帅克料想到这一定是一家家庭小旅店。

  小旅店的主人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满脸络腮胡子,看上去大约四十七八岁的样子,女的面裹头巾,露出一双忧郁而深邃的眼睛。这对夫妇没有像其他旅店店主那么热情,对这位陌生客人的到来显得表情冷淡。在谈好价钱后帅克决定在此住下来,因为这儿离石窟不是很远,而且比那些嘈杂杂的旅店显得更为静谧。

  小木屋的一楼只有一间客房,帅克对这间客房很满意,偌大一间房子既可以当卧室也可以用作画室。一楼过道尽头有一个洗澡间。店主夫妇特地告诉帅克,他可以在一楼自由活动,但千万不可上楼去。

  客房里虽然有些简陋,但收拾得很有条理,看样子已经很长时间没人住过。令帅克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其他的旅店都是客满为患,唯独这家旅店显得如此清净,如此便利的一个小店居然没人入住。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就在他居住的房间里,居然摆满了大大小小七八尊泥塑。帅克仔仔细细地端详每一尊徐州哪家医院看羊羔疯泥塑,都有真人般大小,雕刻得惟妙惟肖,其中有一尊飞天泥塑,更是手握羌笛,翩翩欲飞,让人叫绝。

  帅克对此很纳闷,他便问络腮胡子,这些泥塑都是谁雕的,干吗不将他们移走。一谈到泥塑,络腮胡子一下子像触了电似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说那是一个曾在这里租住的青年画家雕的。他说那每一尊泥塑都是神,都是有灵的,千万动不得。看得出络腮胡子是一个十分虔诚的佛教徒,帅克便没有深问。

  午夜魅影

  第二天清晨,帅克起了个大早,打算步行前往石窟,不仅沿途可以了解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如果遇上感兴趣的东西还可以顺便画一画。

  来到石窟,帅克简直被古人精湛的石刻和壁画艺术所震撼,一天的时间在这种艺术享受中不知不觉度过。因为的确是太累了,帅克回到木屋旅店,洗刷完毕就早早睡了。

  午夜时分,帅克被一阵凉风吹醒,在朦朦胧胧中发现仿佛有一个人影从窗前掠过。帅克好生奇怪,便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只见白衣女子轻盈盈地飘进了洗澡间,帅克屏住呼吸跟到洗澡间门口,只见洗澡间的房门半掩着。白衣女子一直背对着房门,有着一身洁白光滑的肌肤,苗条而修长的大腿。帅克心里暗暗称赞道,真是一个绝好的美仑美奂的人体模特。待白衣女子快要洗完的时候,帅克又蹑手蹑脚溜回了房间。

  帅克好生奇怪,旅店里好像没有住进其他房客,而且二楼以上是店主的住宅区,难道是店主的女儿?这些都是店主的私事,自己只不过是个房客而已,所以第二天帅克仍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照旧背着画板去了石窟。

  第三天半夜里,帅克又发现白衣女子从窗前掠过,长发飘飘,步履轻盈。这次,帅克是有备而来,迅速北京什么好医院治小孩癫痫拿起画板跟了上去。洗澡间的房门仍然半掩着,白衣女子依旧是宽衣解带,旁若无人地全身赤裸着站在水龙头下尽情洗浴。借着门缝淡淡的灯光,帅克迅速挥舞着手中的画笔。

  突然之间只见她转过身来。这次,帅克第一次目睹了白衣女子的芳容,看上去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大大的眼睛,浓浓的眉毛,高高的鼻梁,尖尖的下巴,美得让人窒息。

  帅克从惊怵中回过神来,他觉得白衣少女十分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对,飞天!就是自己房间里的这尊飞天,真是太像了,简直是一个模子倒的。但令帅克更纳闷的是,为什么自己白天从来没有见过这位绝世美女呢?

  诡异事件

  事后,帅克仍旧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每天背着画板到石窟去写生。

  在莫高窟附近的一家仿雕陈列馆,帅克见到了一尊名为“彩霞飞天”的泥塑,跟木屋旅店里的泥塑一模一样,手握羌笛,翩翩欲飞。陈列馆里陈列的雕刻品都是一些并不算知名的当代雕刻家的仿雕作品,这是一家私人陈列馆,实行的是收费管理。

  傍晚回来的时候,帅克却怎么也找不到先前租住的木屋旅店。在帅克的一再打听下,附近的一位牧人告诉他,那座木屋旅店早在三年前的一天夜里,被一场大火烧成了灰烬,听说店主夫妇去圣山朝拜幸免遇难,但此后也一直没见回来,他们漂亮的女儿马丽跟着一位来此写生的青年画家私奔了。在这位牧人的指引下,帅克终于找到了木屋旅店所在地,不过眼前的景象让帅克惊呆了——木屋旅店果然只剩下一片黑乎乎的残垣断壁,屋里屋外的土地上都长满了绿油油的青草,看样子发生火灾的确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带着恐惧与迷惑,帅克决定结束这次敦煌神秘之旅,提前回到了上海。国内治疗癫痫医院排名哪家好

  帅克将他自认为画得最为传神的两幅画作,报名参加了全国中青年画家素描写生作品大赛,其中一幅是写生作品《偷窥》,一幅是素描作品《飞天》。在初赛、复赛中,两幅作品均被评委们一致看好,有望在决赛中夺得大奖。但在决赛时,有位老评委突然对这两幅画作是否属于原创提出了异议,因为他依稀记得,三年前就有一位青年画家将同样的两幅画作提交参赛,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在复赛中作者申请自行退出了比赛。大赛组委会通过查阅三年前的档案,终于查出了两幅画作。帅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两幅画作不仅一模一样,而且就连作品标题居然也是一模一样的!

  帅克暗下决心,自己一定要弄清事情真相。

  真相大白

  这天晚上,帅克正在洗澡间洗澡,突然听见卧室里传来一阵尖叫声。帅克忙裹上浴巾跑进卧室,只见老婆罗丝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不省人事,手里拿着数码相机。相机正开着,荧屏画面上显示的正是自己在莫高窟石佛前的留影,只不过照片中除了自己,还有一位白衣骷髅人站在身旁,龇牙咧嘴,嘴角分明还流着血……帅克吓得一把将相机扔在地板上,摔成了好几块。

  帅克忙用右手拇指掐住罗丝的人中穴,使劲地喊着罗丝的名字。罗丝突然跳了起来,怯生生地问帅克:“你是谁?”帅克问:“你怎么了?”罗丝似乎是在胡言乱语:“我是马丽,你一定要为我报仇雪冤!”帅克心里一惊,顺着“马丽”的话题问下去,“马丽”告诉了他一个惊天秘密——

  三年前,有一位名叫欧凯的青年画家来到敦煌写生,就住在马丽家里。欧凯在她家住了五个月。一次,欧凯在偷看她洗澡之后强奸了她。她很害怕,没敢将这事告诉任何人。其实,欧凯一直在偷看她洗澡,而且还偷偷画了很多娄底治癫痫医院那家好写生作品。后来,她发现自己怀孕了,于是她提出两人干脆私奔吧。欧凯在情急之中告诉她,他原本是有家有室的人,他不能这样做。在马丽的追逼下,一天傍晚时分趁马丽父母都不在家的时候,欧凯将马丽掐死了。为了掩盖罪行,他充分发挥自己的专长,将马丽做成了一尊泥塑,跟房间里的其他几尊泥塑摆在一起,还真达到了以真乱假的地步。然后,欧凯制造了跟马丽私奔的假相,只身逃离了那里。欧凯将他的一幅写生作品《偷窥》和一幅素描作品《飞天》报名参赛,受到了一致好评。但毕竟杀人心虚,在复赛中他又主动申请退出了比赛。马丽父母思女心切,所以一直保留着三楼阁楼女儿卧室的原貌和一楼客房里的几尊泥塑,因为其中有一尊就是女儿的泥塑,两位老人甚至十分天真地认为,那尊泥塑就是他们心爱女儿的复制品。后来,一直担心罪行败露的欧凯,决定杀人灭口,一天夜里潜回她家,一把火烧了那栋木屋,制造了一起意外火灾的假相。在放火之前,欧凯将马丽的泥塑偷偷送进了仿雕陈列馆。

  帅克向公安机关举报了这起杀人事件,负责接待他的民警凝视着这位扎着长辫的年轻人好半天,一脸茫然地对他说:“年轻人,我们侦破案件讲的是证据,可不是你们搞艺术创作,想怎么整就怎么整的!”帅克一再表明,他愿意用人格担保,这一切都是真的。在帅克的一再要求下,公安机关将信将疑地来到仿雕陈列馆,找到了那尊名为“彩霞飞天”的泥塑,打开泥塑一看,里面果真是一具已经高度风干的年轻女性尸体。一起尘封三年之久的杀人案件得以真相大白。

  在案件立功表彰会上,记者决定给帅克来一张个人特写。帅克手持奖杯,笔挺挺地站在主席台上,记者冲着帅克来了一句:“二位再靠拢一点,笑一笑,OK!”只见数码相机里,显示的是帅克跟一名青春美少女的合影。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hcpq.com  秀文笔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