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文笔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有来无回(2)灵异鬼

来源:秀文笔文学网   时间: 2021-07-09

 她还活着吗

  韩晓芮回到黛缘客栈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她摸了摸口袋里的钱,到房间里啃点面包就算了。

  穿过大堂的时候,她遇见了正在吃晚饭的冯先生。冯先生看上去很和气,他说:“小姑娘,你怎么会来到这种地方?这不是你应当来的!”

   “这古镇不是旅游景点吗?”韩晓芮问道。

  “镇子是可以来的,这客栈是不可以来的。”冯先生很认真地说。

  这个时候玫瑰出现了,她打断了冯先生的话,然后把韩晓芮拉到了一边:“你怎么和陌生男人搭话啊?你知不知道这多危险?当年的荆莱莹如果不是和韩朴随便搭话,又怎么会死于非命呢?”

  韩晓芮听了之后,点点头。

  接下来,就是恐怖的夜晚了……

  月亮初上的时候,黛缘客栈已经是一片寂静,长长的走廊里,突然传来了生硬的脚步声,“咯噔,咯噔,咯噔……”

  在昏黄的灯影中,可以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她穿着古代的衣服,分外诡异。女人的脸上始终没有表情,她只是缓缓地走着,走着,三寸的小脚有规律地挪动着,然后,她停在了B屋前。

  “嘻嘻……”女人掩着嘴笑了起来,僵直地立着,一动不动。

  如果此时B屋里有人,一定会被吓个半死。只是B屋里没有人。因为韩硗芮不敢睡在B屋,早就只身藏在了走廊的暗影里。此时的韩晓芮正呆呆地看着B屋门外这可怕的一幕,牙齿不住地打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古装女人还是一动不动。

  突然,韩晓芮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个古装女人也不是一点没动的──就在刚才,她打了一个哈欠!

  韩晓芮的大脑开始了迅速的旋转:荆莱莹已经因为吃河豚鱼死了。如果这个古装女人真的是荆莱莹,那么她就已经成鬼了。鬼,会打哈欠吗?

  正在韩晓芮思考癫痫病怎么治疗才有效的时候,古装女人又举起一只手,揉了揉腰。

  如果她是鬼,会腰酸吗?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古装女人根本就不是死去的荆莱莹!

  韩晓芮顿时来了勇气:既然你也是人,那么看看到底谁怕谁?

  韩晓芮猛地站了起来,然后向着B屋门口的古装女人猛扑过去──女人应声倒地,嘴里发出了一声短暂的尖叫。韩晓芮更加相信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于是便用力地按住了女人的肩膀,同时腾出一只手来扇她的耳光。

  “别打了……别,别打了……”女人连连求饶。

  韩晓芮这才松了手,她低头一看,女人的那双“三寸金莲”早就落了下来──原来是一对像高跷一样的木鞋,裤腿下只是一双普通的大脚。

  “你为什么装鬼吓我?”韩晓芮生气地问。

  女人揉了揉脸,突然眼里有了泪光。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又四周看看,然后翻身爬进了B屋。

  韩晓芮也跟了进来。

  女人到了B屋,关上了房门,这才敢开口道:“我也是被逼无奈。”

  “你到底是谁?”

  “我叫穆如瑶,我才是这黛缘客栈的主管。”

  “那你为什么要害我?”

  “我不是故意想要害你的。想害你的人,是玫瑰!”

  “玫瑰?玫瑰为什么要害我?我又没有钱!”

  古装女人穆如瑶叹了口气:“其实,玫瑰才是真正的鬼。她,就是当年死在A屋里的荆莱莹啊!”

  接下来,穆如瑶给韩晓芮细细地讲了故事的经过:

  原来,荆莱莹死后一直都没有办法轮回转世,她的鬼魂飘荡在这家客栈里,让客栈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穆如瑶实在没有办法,就把这家客栈改成了义庄,所谓的“义庄”,其实就是死人的旅馆。穆如瑶打出招牌来,说是人死后贵阳治癫痫专科医院寄放在这里,也可以过天天享福的好日子,于是,许多有钱人把死去的亲人送到黛缘义庄来,可是对外人还是宣称这里为黛缘客栈。穆如瑶的生意越做越好,居然让做了鬼魂的荆莱莹感觉到眼红,穆如瑶是人,荆莱莹是鬼,穆如瑶自然斗不过荆莱莹,荆莱莹接管了客栈之后,对穆如瑶说只要她找到了可以替她在这里做冤鬼的替身,她就去轮回,把客栈还给穆如瑶。

  “这么说,我就是荆莱莹找的那个替身?”韩晓芮有点明白了。

  穆如瑶点点头:“你来了以后,我和荆莱莹都非常高兴。因为很少有活人敢到我们这里。于是,荆莱莹故意把房价提高,让你不得不住进A屋和B屋里。只要你住进这里,我们就好办多了。”

  “那你们要怎么样杀死我呢?”韩晓芮在恐惧之中又很好奇。

  “其实并不难。在A屋和B屋里,床上都洒着毒粉。只要你躺下来,这些毒粉会沾染到你的皮肤上。即使你不愿意躺下,毒粉也会随着空气沾染你。一开始,皮肤会觉得剌痛。时间长了,你就会中毒。”穆如瑶指了指自己身上那些夸张的白粉和胭脂说道,“我之所以化妆成这个样子,一是为了把你吓得离不开屋子,二是为了保护皮肤不中毒。”

  韩晓芮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确实觉得全身刺痛。

  如此险恶,让韩晓芮不由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怎么办?接下来应当怎么办?

  未被发现的疑点

  清晨时分,在B屋的门外,传来了这样的谈话。

  “可是,既然韩晓芮已经死了,为什么我还不能够轮回呢?”玫瑰诧异地皱紧了眉头。

  “会不会还没有死透?要不然……你进去看看?”穆如瑶建议道。

  玫瑰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缓缓地打开了B屋的门。

  B屋的床上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韩晓芮的影子。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玫瑰的背后突然传来了一西藏哪家癫痫病医院好声大喝,紧接着,一壶热水兜头而下,全都浇在了玫瑰的身上。

  “啊──”玫瑰顿时发出了凄厉的叫声。她的全身都抽搐起来。

  而韩晓芮冷冷地看着这一幕,她的手里提着热水壶。

  “是我给韩晓芮出的主意,鬼遇见高温的东西就会魂飞魄散。这一招果然灵啊。”穆如瑶开心地拍着手。

  玫瑰在挣扎中狠狠地看着韩晓芮。

  韩晓芮却更加淡定了,她说:“玫瑰,或者更应当叫你荆莱莹。其实你太小看我了。我之所以来到古镇,就是为了要找你。”

  “为……为什么……”玫瑰痛苦地问。

  “因为,我的哥哥,就是当年给你做河豚的韩朴。”

  原来,自从荆莱莹被毒死在黛缘客栈之后,韩朴就因为内疚自杀了。死前,韩朴曾经找到韩晓芮,说了这样一番话:“妹妹,我做河豚的那一天,一点差错都没有出,我可以打包票的!”

  “可是,荆莱莹还是死了啊。”

  “我怀疑,荆莱莹的死和我根本就没有关系。”韩朴想了一会儿说道,“根据一命抵一命的道理,如果荆莱莹真是我毒死的,那么我死了之后她的鬼魂就可以投胎了;如果荆莱莹不是我毒死的,那么我死了以后,她还会做鬼游走在黛缘客栈。”

  于是,在韩朴死后,韩晓芮只身来到了黛缘客栈,就是为了查明荆莱莹的鬼魂到底在不在。

  玫瑰的眼里划过了一丝的惶惑,然而,她听完了韩晓芮的话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韩晓芮拎着热水壶呆呆地站在原地,两行泪落了下来:“哥哥,杀死荆莱莹的果然不是你。你九泉之下可以合眼了,你是个好人。可是,到底是谁杀死了她呢?”

  哭了一会儿,韩晓芮决定收拾行李离开这里。这个时候穆如瑶问道:“韩晓芮,有一个疑点你没有看出来吗?”

  “什么疑点?”

如何选择一家好的癫痫医院   “既然我早就知道对付荆莱莹只需要一壶热水就可以了,那么,我为什么迟迟不动手呢?”

  韩晓芮感觉大脑里“轰”的一下,一片空白。

  昏然里,韩晓芮听到穆如瑶说:“阴阳两隔,各有规矩。使鬼魂飞魄散的人,也活不过三个时辰。所以,我一直不动手,就等着你来……”

  让你有来无回

  晴天,古镇里热闹极了。

  远处传来了吹吹打打的声音,又有一支送葬的队伍缓缓而来。许多人立在路边观看,看着队伍将死者送进了黛缘客栈。

  现在,黛缘客栈的柜台前,站着的是穆如瑶。她的脸上不再有那夸张的白粉和胭脂,她看上去很漂亮。

  “老板娘,这是停放一年的费用,你看看对不对。”死者的母亲哭着递上了一张支票。

  穆如瑶的脸上现出沉痛的神情,接过了支票。

  “老板娘,我这儿子还没有结过婚。他进了你们黛缘客栈之后,你可不能让他孤单啊。”老母亲哭着说。

  穆如瑶点点头应承下来:“你放心吧,我们这里新近死了个姑娘,叫作韩晓芮的,很漂亮也很年轻。”

  老母亲走了之后,穆如瑶摆着腰上了楼。她穿过长长的走廊,径直走到了B屋里,在那里,正停放着韩晓芮的尸体。

  穆如瑶隔着门对韩晓芮说道:“韩晓芮,你也别怪我。其实早在荆莱莹来之前,我这里就已经不是客栈了。无论是当年我毒死荆莱莹,还是现在我害死你,都不过是为了做生意嘛。你可能还不知道吧,现在死人也要结婚的,不杀几个年轻的姑娘,我的义庄怎么开得下去呢?至于你哥哥韩朴,我不是故意拖累他的,你到了地府里,向他道个歉吧。”

  穆如瑶说完了这些话,就仿佛良心得到了安慰。她摆着腰,缓缓地下楼了。

  那陈年的老楼梯,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咯吱,咯吱,咯吱……”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hcpq.com  秀文笔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