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文笔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孩子你在他乡还好吗_散文网

来源:秀文笔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上街,看见几个小家伙,七八岁至十来岁不等的年龄,脏兮兮的小脸,脏兮兮的衣着,乱蓬蓬的头发,却是昂首挺胸的小模样,理直气壮目中无人的在大街上闯,甚至红灯,也阻止不了他们一副当年小马哥《纵横四海》里面横行霸道豪气冲天的做派,似乎,世界,就是他们的,江湖,可以任意驰骋。带着几分好笑几分担忧,望向他们小小的背影,猜想,这一准又是几个遥远的乡镇寄宿在县城的小“留学生”,周日,午托中心的老师允许他们出来放风,于是,掩盖住内心的怯懦,也或者,日久天长的独自他乡寄宿,已经催熟了他们的心理年龄,也已经让他们俨然把当成了这个小城的主人,在车水马龙的热闹街头闯荡,刚好可以证明他们的独立和勇敢。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经常可以碰到。小小的县城几所小学里,接纳了很多这样背井离乡的孩子,有的甚至从学前班,强行去掉五六岁的幼稚和恋家天性,被送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和一群同样身份的一起,开始体验漫长的求学生涯,也开始体验一人仗剑走的无奈——也可能,对很多尚不谙世事的孩子来说,思乡的也苯妥英钠有什么副作用?只是一种奢侈与矫情,因为他们的年龄,还读不懂太多关于的情愫,弱小的里,只有恐慌和无助。而这些,却没有人去和他们一道一道排解,没有人肯站在他们的心理角度解读那份不曾喊出的——被父母、家庭抛弃的绝望。

曾有一次去给儿子买文具,在公用话亭那里,一个顶多念一年级的小男孩,正抱着电话泣不成声,对着话筒喊“,我想回家”我不知道那一头的听到儿子这样的呼唤是一份什么样的,自己却瞬时泪水模糊——倘若这是我的孩子,倘若让我听到孩子的哭喊,我一定会肝肠寸断,一定会在最短的把孩子抱在怀里,用母来他慰藉所有的。

我不是在非议那些望子成龙心切的家长。是啊,每一个孩子身上,都承担着来自父辈深沉的寄托和期望,都肩负着完成上一代未竟心愿的重任,于是,做父母的,狠下心肠,让年幼的孩子去师资环境相对优越的城镇小学就读,从积极的方面考虑,这种举措,锻炼了孩子的独立生活能力,让小皇帝们小公主们的自理能力得以提高,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我们有没有想过,让孩子太早脱离家庭,会不安徽合肥小儿癫痫病能根治吗会伤及他们的和心理?如果,孩子因此有了被遗弃的感觉,会不会让怨恨也随着时光潜滋暗长?我们幼儿园也曾接纳过全托孩子,因为他们的父母确实忙碌没时间接送,那些更小的小家伙,常常在下午放学伙伴被接走时就开始哭哭啼啼,要求看护的老师把他送走,借给他钱打车也行。而等到父母真的来接了,几个小家伙竟然在一边置之不理,不理父母尴尬的神态哭红的双眼。可能,他们是在表达小小的不满和愤怒吧!让我们也很无语。

儿子小学时,因为性质,有时中午不能回家给他做饭,让他自己带钱解决,后来因为他乱吃零食,我接受建议把他送进一家午托,仅仅是解决午餐问题,有一次刚好中午我可以回家,就顺便去看他,结果,看到的情景让我难过极了:一群小孩子一人拿个馒头,端碗白粥,也没菜,就蹲在屋檐下吃。我问怎么不去餐厅?儿子说抢不到地方,还说,很多小孩子都是这样的。看着满眼一排蹲着的小身影,想着毒辣的日头或者阴晦的天,孩子们就是这样熬过的,真是五味杂陈。

也想起自己的时期,好歹已经念中学了,癫痫都要吃药吗也是寄宿,三大间屋子,从各家拉来的床摆成两排,上面是颜色不一的被褥,我们就在这里过着自己的秋,常常一个人长了虱子,一排人都不能幸免。,学校会给我们发很多的麦秸秆铺床上保暖,于是,跳蚤们也应运而生,可怜当年我的胳膊腿,经常都是累累。有一年冬天,下床时不小心踩进床头的一大桶凉水里,整个棉鞋都湿透了,也没地方烘干,生生一天暖干了。那个时候老鼠也很猖獗,时常偷吃我们带的馒头包子,偶尔中途回寝室,一开门,老鼠满屋子鼠窜,它们的尖叫声,我们的尖叫声,混在一起,一直伴了三年。( 网:www.sanwen.net )

好在,如今的午托中心,条件好多了,不可能再任由老鼠肆虐了,孩子们也可以用上热水洗脸洗脚,只是,温暖的水,能温暖他们幼小的心么?

满大街的网吧,光怪陆离的灯光和网游广告,也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孩子的目光,网络里的世界,更宽广更精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彩,还可以让自己更能展示掌握天下的豪情,于是,周末,很多孩子的活动地点便驻扎在了那里,每每看见一群群的小孩子兴奋或者疲倦地进出网吧,我总是担忧,他们,从中,最终会得到什么呢?他们那些远在老家,殷切希翼孩子学成归来光宗耀祖的父母,倘看见自己的血汗钱,有很多是花费在了这里,他们对自己当初替孩子做出的选择,又该是什么评价呢?

中国的教育,很多人说应该效仿西方实施狼性方式,让孩子早一点起来,只是我们不曾改变根本的教育模式和就业模式,不曾改变根深蒂固的教育理念,不曾跟着改变许许多多的关于就业关于创业关于成家立业的传统,只是让这些小小的孩童稚嫩的肩膀来担当我们学过来的、以些许皮毛形成的自以为是的理论,是不是有些太残忍?太矫枉过正?

希望,那些守在家里或者奋斗在自己职位上的父母们,能有时间,从心灵上来帮助孩子,从情感上关注一下自己的孩子,能以真正的爱的名义来问问他们,一人在远方,过得好吗?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hcpq.com  秀文笔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