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文笔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晴天絮语之洋葱的心_散文网

来源:秀文笔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晴天絮语之洋葱的心

晴天

她和他都是这小城里有头有脸的上层,单独会面很容易被捕风捉影,所以常常拽了我做灯泡。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我的平凡是最好的掩护。我是她的闺蜜,两个地位悬殊性情相反的能走到一起大约是因为互补。

他或她的生日宴,我拎一个心心相印的大蛋糕,菜不过五味,被男女主角用干红灌醉——其实我是喝凉水摔跟头——装晕,真醉的是的他们。

幸福满溢,盛装不下的时候是需要晾晒需要观众的吧?他们甚至忘了照顾我的自尊。对着那些忘乎所以的情色镜头,我只有拼命扮作老手的样子,摁快门,掩饰尴尬和受伤。为两肋插刀何所辞?虽然这样的侠义很荒唐,违背了传统和道德。我理解渴求着的女人心。

闺蜜是做公关的,精明能干,风月场上左右逢源,然而这样认真地陷进去却还是第一次。爱会让女人变傻,变笨,变得神经兮兮,局外的我隐忧着乐极生悲的规律,不顾她的痛惜把那些易燃易爆的影像狠心删除掉,告诫她不要成为扑火的飞蛾。( 网:治小儿癫痫哪家医院好www.sanwen.net )

但沉溺在里的女人是比飞蛾还要不计后果的,我只能做个倾听幸福的人。

你不知道有多好,是享受,不是忍受...他根本不是你看到的儒雅,特生猛...

他不停地发信息说想我,一天至少八个电话...

他总是借公务之便来看我,兜里揣着我爱吃的巧克力,或者开心果...

,他居然不顾众目睽睽到我办公室来了,送我一个水晶项坠,两只小天鹅正好围成一颗心...

我想给他买一块西铁城的手表,你眼光好帮我选选款式吧...

天冷了,去海澜之家给他挑件保暖衬衣——我若能变成衬衣多好,就能天天暖着他...

好像,种子发芽了...该怎么办?我想留下...

我立刻赶,“这可能吗?得冒多大风险付出多大代价你知道吗?”

“我知道,可是我多想要一个像他的小孩!甄嬛和眉庄不都可以吗?”

我明白她的意思,“你和他商量吧,他利用职权也许可以保住你的饭碗,但他有这个胆量吗沈阳癫痫病三甲医院?”

商量的结果,他跪下,哭着求她摘除那小小的炸弹...

旧历的年底,真冷。我冒着严寒去乡下的婆婆家三从四德,无法陪在她身边。最无助的时刻,她一个人,忍受着灵与肉的痛楚,咽泪装欢。原本她就是爽利的性格,过了年再见时,一切了无痕。

我说:“他有来安慰你吗?”

她面无表情:“不方便说话,匆匆给了五百块营养费。”

“五百块?...”我不禁冷笑,“这就是男人信誓旦旦的爱吗?”

“他说会对我好,只对我好...”

是,他一直在说永远,在说忠诚,可是忠诚有多忠?永远有多远?

据说男人的激情最少三天,最多也只能保持半年。六个月之后还能不离不弃的,就要靠良心和。良心太抽象,责任太沉重,况且法律只规定了,空口无凭的责任,哪个男人愿意去背负?

可我不能再上加霜,只能陪着她一起,傻乎乎地忠诚,期待永远。

还是不可挽回地冷了...

她说,只有公务上的相见了,总是云淡风轻的寒喧。之后是心里的翻江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好吗?医生从治疗方面进行解答倒海,不明白那么刻骨铭心的爱,怎么转瞬就变得这样不咸不淡!那的狂热,为什么会降温?

她说,也许不该给他一个“洋葱”的绰号,一语成谶。

那个绰号,是我给的。

男人就像洋葱,女人总想看到洋葱的心,流着泪一层一层地剥,剥到最后才发现,原来洋葱根本没有心。

如果是土豆,如果是馒头,就能从一而终,就能天长地久吗?

其实万物的生长和消亡应该是有迹可循的吧?风停了云知道,爱走了心自然明了。从一天八个电话到八天一个电话,到收到信息装聋作哑地不回,要男人怎么解释?明明白白地说不爱了岂不是更残忍?女人太注重形式,即便缘尽如逝水,还想画个完句号;男人却习惯于不了了之,甚至,恨不得赶快脚底抹油另起新篇。骂他们始乱终弃、狼心狗肺吗?把他们骂掉一层皮也已是覆水难收;心碎成玻璃渣,哭天抢地、以死相挟吗?而一颗不爱了的心,也许会有怜悯,却再不会有疼惜...

男人,原本就是动情容易守情难的动物!

很久很久以后,愈合了伤口。一天,她打电话给我,说,他又来了,还带了生日礼物。爱的反面长春哪家医院看癫痫好不是恨,而是遗忘。在我努力协助她遗忘的时候,死灰复燃。我这个两肋插刀的顾问只能说,生日,开心就好。因为,我已经很迷惑了,不知道洋葱到底有没有心?

她告诉我一个惊天秘密:

他从小出类拔萃,但贫寒的出身让他无法跻身仕途,于是他放弃爱情,娶了高干家的大小姐。二小姐的快婿——他的连襟与他有着相似的经历——人到中年,梅开二度。就在他们的爱情如火如荼的时候,连襟东窗事发,很狼狈地给捉奸在床。岳父家有权有势,不但摘了连襟的乌纱,且让他净身出户,冻结了他全部的工资。惶惶如丧家之犬的二女婿,给了他不小的震动吧,关键时刻,男人总是善于明哲保身,比如唐明皇,比如李甲…所以她再问:“为什么降温?”他说:“那时候你太疯狂——爱和炭一样,燃烧起来得想办法让它冷却,让他任意着,就会把一颗心烧焦...”

哈哈哈...的,出类拔萃的他引用得多么天衣无缝!

一位才女说,欣赏,只看文字就好。那么,相信爱情,是不是只听爱情就真?马嵬坡下的三郎,掩面泪流的时候,是不是也碎了一颗洋葱的心?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hcpq.com  秀文笔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